您当前所在位置:陕投服 > 资讯中心 > 投资信息 >

欧元仍面临债务负担,伊朗将进一步消除外国投资壁垒

来源:未知|发布时间:2022-01-07|浏览次数:

01

投资动态

 

欧元仍面临债务负担

 

  德国《商报》网站2021年12月30日发表文章,题为《欧元经受住了大量批评——但仍是一个债务负担》,全文摘编如下:

  当欧元在2002年初以现金形式开始流通时,质疑的声音占了上风。德国人抱怨它让商品更加昂贵,因为与德国马克时代相比,人们至少可以感受到物价的上升;美国经济学家则预言这一共同货币将早早失败;投资者们也满腹狐疑。

  20年后,就连批评者也不得不承认,这一共同货币并没有消亡。它挺过了金融危机,挺过了欧债危机,预计也将挺过疫情导致的经济低谷。

  尽管如此,自金融危机以来,多次危机期间的援助计划以及许多成员国的改革惰性都让国家债务上涨到了令人担忧的地步。欧元区国家的总负债已经达到13万亿欧元。

  20年前,这个数字还只是5万亿欧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政府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值已经从66%上涨到了目前的100%。

  令人尤其担心的是,这些债务的近45%都落在了法国(2.8万亿)和意大利(2.7万亿)的头上——债台高筑,挑战严峻。

  因此,欧元区迟早都会面临财政问题,因为真正的挑战——气候友好的工业转型以及人口问题——还在前面。

  德国慕尼黑经济研究所所长克莱门斯•福伊斯特认为,飙升的债务是“巨大的风险”,因为“欧洲在面对未来的危机时需要转圜余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各国政府面临着一个“艰难的平衡任务”,债务增长降低了各国的“危机抵抗力”。

  德国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新所长斯特凡•科茨的观点更加激进。他认为德国政府必须阐明,“欧元对德国来说并非不可替代”,否则他担心出现明显的价格上涨现象,欧洲经济也可能遭受根本性的损害。

  通胀现在的确已经回来了:德国11月物价上涨了5.2%,欧元区平均上涨了4.9%。历史经验告诉我们,通胀率上涨之后,资本市场利率迟早也会上升。最迟到那个时候,金融市场就会提出债务承受能力的问题。早在欧债危机期间,金融投资者们就抨击了希腊以及其他南欧国家难以承受的高昂债务。

  因此,欧洲央行前行长马里奥•德拉吉承诺在央行的权力范围内“采取一切措施”以拯救欧元。欧洲央行也的确没有放弃任何维系欧元区的尝试。

  从欧洲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上就能看出援助政策的痕迹:央行总资产已经从欧元面世那年的8300亿欧元上涨到了目前的8.5万亿欧元。由于债务的迅速增长,欧洲央行一直处于危机模式之中。

  欧债危机爆发以来,欧洲央行一直在收购欧元区国家的债券,目前有些国家40%的国债都在它手中。这就导致即便是债台高筑的欧元区国家也能以非常低的利息借到钱,因此一些经济学家得出了“负债在这个年代基本不再是什么问题”的结论。

  欧元面世20年后,欧元区的未来并不只是一片灰暗。德国经济研究所所长米夏埃尔•许特表示:“在意大利和希腊等国努力改革的背景下,2021年的经济活力令人备感振奋。”

  虽然问题依旧严峻,但比起欧债危机之前,现在的欧洲人至少已经为应对新危机做了更好的准备。欧元救助计划和单一清算机制建立了一个稳固的救助制度,欧洲央行也在种种危机中证明了自己的确是欧元的守护者。

  在经历了最初的动荡20年后,要想让接下来的20年更加平静,以及欧元的存在不要动不动就受到质疑,欧元区各国就必须做一件在过去20年中几乎没做过的事——削减债务。

(来源:德国《商报》网站)

 

 

瑞典新年后将生效
多项减税和新福利政策

 
  瑞典议会通过的2021年秋季预算案将于2022年1月1日生效,其中对家庭有影响的减税和新福利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就业税减免,所有获得全职工作工资的瑞典人每月可以减免200克朗;二是为所有65岁以上的人减税,那些每月有13000克朗养老金的人每月将增加150克朗的收入;三是疾病补偿税减免,有疾病福利的人及残疾人每月可减免约1000克朗的税收,这也适用于因病或因残疾无法在可预见的未来工作的人,同时提高了补偿保障水平;四是增加疾病津贴,每天的补贴上限将由810克朗提高到1027克朗;五是增加住房补助,养老金领取者和有疾病津贴的人可以领取额外的住房补贴;六是礼物扣除额翻了一番,任何向慈善机构捐款的人都可以获得25%的税款返还。然而,备受关注的减少0.5克朗汽油和柴油税的政策要到2022年5月1日才能实施。
(来源:瑞典《每日新闻报》)

 

 

菲律宾债务问题

引起讨论

 
  截至2021年10月末,菲律宾公共债务已达11.97万亿比索,引发经济学家热议。
  ING银行高级经济学家Nicholas Antonio T. Mapa表示,菲杠杆率(债务对GDP比率)已升至63%,下届政府需要解决菲不断扩张的债务头寸问题。他表示,目前情况对于评级机构来说已“十分危险”,可能导致菲来年信用评级降级。
  2021年7月,惠誉维持菲投资级别的主权信用评级,同时将展望从“稳定”下调至“负面”。惠誉称,从绝对指标和横向对比来看,疫情导致菲财政金融状况恶化。
  菲联合银行首席经济学家Ruben Carlo Asuncion表示,菲债务状况不应被忽视,不断增长的利息支出或限制菲经济活动,造成挤出效应。菲国库署最新数据显示,2021年前10个月,菲利息支出达3709亿比索,同比增长10.70%,占菲政府支出的10.04%。
  与上述观点不同,中华银行(RCBC)经济学家Michael L. Ricafort认为,菲一系列抗疫和金融支持措施导致菲政府支出增长,预算赤字上升,进而导致借款增长。他指出,如果债务杠杆率可以保持在60%,且税改能够产生更多收入、政府效能提升、腐败减少,菲债务将可控并可持续。
  IHS Markit经济学家Rajiv Biswas表示,菲债务显示大规模刺激政策的必要性,且2020年菲GDP下滑9.6%也是导致当前债务问题的原因。他指出,当前全球大多数经济体均面临相同债务问题,菲并非个例。
  关于应对措施,Ricafort认为,下届政府应该将赤字视为一项复苏策略。在疫情导致经济衰退期间,可暂时将赤字率提升至5%或略高,并在接下来数年寻求财政可持续性;一旦经济恢复正常,再让赤字率重回3%、杠杆率重回60%左右的水平。他强调了税收管理以及审慎有效的支出(政府治理、反腐、避免浪费等)对确保财政稳健的重要性。
  Biswas表示,菲可能需要更多中期刺激措施帮助经济恢复,比如增加“大建特建”计划项下的基建支出,菲公共支出相对GDP比率或于2022年达到7%。
  菲发展预算协调委员会(DBCC)预测菲2021和2022年杠杆率分别为59.1%和60.8%,主要不确定因素是菲预算情况以及经济状况。

(来源:菲律宾《商业世界报》)

 
 

伊朗将进一步消除
外国投资壁垒

 

  近日,伊朗计划和预算组织负责人米尔卡泽米表示,政府为实现2022年8%的经济增长目标,将通过破除生产壁垒和便利外商投资融资程序两类措施,以提高生产力和改善营商环境,进一步消除吸引外国投资的障碍。

  据伊朗工矿贸易部发布的最新数据,该部在2021年3月21日至9月22 日的6个月内批准了74个外国投资项目,价值约22.27亿美元。

(来源:伊朗《德黑兰时报》)

02

行业动态

 

韩国将10个领域技术

指定为“国家必需战略技术”
致力于确保不可替代
的源头技术

 

  韩国政府将人工智能 、5G/6G、高端生物医药、半导体/显示屏、可充电电池、氢气、高端机器人与制造、量子、宇宙/航空航天和网络安全等10个领域指定为“国家必需战略技术”,发挥有限的政府研发经费作用,从现有政府培养的以原材料、零部件、装备等领域为重点的5000多个技术中选择上述领域集中投资,研发少数不可替代性源头技术,推动在国际技术竞争中维护韩国国家利益,提升核心技术竞争力,计划到2030年,将“国家必需战略技术”的技术能力提高到领先国家90%的水平。

  韩政府将相关技术分为领先型(半导体以及显示屏、可充电电池、5G与6G)、竞争型(人工智能、高端机器人与制造、氢气、网络安全)、追逐型(量子、宇宙航空、高端生物制药)等,并制定有针对性的战略。在领先型技术领域,重点支持民间创新;在竞争型技术领域,通过挑战性研发,致力于快速获取技术和商业化;追逐型技术将以公共主导的开放合作为基础,促进中长期技术研发。简化相关技术研发的预可行研究,强化对技术开发的奖励。

  为了随时调度国家必需战略技术的培育和保护情况,韩政府新设部长级“国家必需战略技术特别委员会”,负责相关战略协调,设立政府民间合作机构负责出台上述10种技术的研发路线图和具体实施战略。另外,韩政府还研究了“将通过欧洲地平线(Horizon Europe)加强与欧盟的合作方案”等非公开提案,主要内容是加强与欧盟的科学技术竞争力的合作。

(来源:《釜山日报》)

 
 

俄信息基础设施对
经济增长贡献率高于
有形基础设施

 

  据世行分析报告,随着无形产品和服务在全球GDP中的比重不断增长,信息基础设施对促进经济增长的作用正逐渐超越有形基础设施。对于发展中国家,要实现经济加速增长,比起扩大公路、铁路等有形基础设施投资,更应着力提高基础设施服务质量。

  世行在最近一项研究“有形基础设施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中分析了1992年至2017年间铁路、公路、电力、移动和座机电话对87个国家的经济增长贡献率。结果表明,在投入同等人力财力的条件下,上述基础设施对发展中国家GDP的贡献率大于发达国家。同时,基础设施行业本身对GDP的贡献率也存在较大差异。1992年至2017年,电信和电力行业对GDP的贡献率是交通基础设施的2倍。近几十年来电信行业的蓬勃发展表明,更好的信息服务可扩大商品市场准入,从而提高GDP水平。

  世行专家建议各国(尤其是发展中国家)不要过度投资铁路和公路,因为其本身不会提高GDP增速。发展中国家无需在公路建设上投入大量资金,追求公路数量与美国相媲美,改善公路服务、提高现有交通网络技术水平可更经济高效地提高GDP增速。

  在过去30年中,许多发展中国家的服务业增速已快于工业增速。2019年,服务业占发展中国家GDP的比重达55%,提供了45%的就业岗位。世行专家指出,印度、巴基斯坦、菲律宾、加纳和哥斯达黎加等国对服务业的研发投入正逐渐超过工业,IT、科技服务出口占其对外出口的一半以上,大数据等技术本身有助于进一步完善运输系统,提高贸易竞争力。世行建议各国扩大服务贸易,加快引进新技术,提高员工职业技能。

(来源:俄《生意人报》)

 (来源:走出去服务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以上内容仅供参考,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电话:(029)81113300      邮箱:seiisc@seiisc.com     纪检邮箱:jjjc@seiisc.com
地址:西安市高新区锦业一路11号国家服务外包示范基地一区C座五层   邮编:710065
Copyright © 陕西企业对外投资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陕ICP备19022193号-1 | 陕公网安备 61019002000916号
主办:陕西省国有企业境外投资服务中心      承办:陕西企业对外投资服务有限公司      维护:信息中心